蕹坊_

【异坤】中西结合

马上

黄粱一梦:

主异坤,极其微量的洋灵
设定是中医异X西医坤,私设有,ooc是我的


1.


  隔壁地王中医又双叒来了。


  卜凡见对方刚踏进屋内就朝着自己的方向看来,便十分有眼力见地端着茶杯拿起本书,扔下句我去找老岳后退出了房间。


  速度快到蔡徐坤根本来不及喊一句杯下留人。


  因为卜凡端走的,是他的茶杯。


  蔡徐坤:强颜欢笑.jpg


  王子异拉过卜凡的椅子,顺着蔡徐坤身边坐了下来。对方面前摆了一大堆的药丸以及病历,看样子正在‘加班’。


  “需要帮忙么?”


  王子异贴近蔡徐坤的耳边问道。


  呼出的热气分明打在耳蜗上,却点燃了半个身子骨的火焰。


  太近了吧。


  蔡徐坤不适地往后退了些,拉开与对方之间的距离。


  他趁着王子异正认真打量面前的病历时偷瞄了几眼,有些想不通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王子异成了蔡徐坤的男朋友。


  这是整个医院,除了两位当事者以外,都知晓的事实。


2.


  蔡徐坤刚来OX医院的时候,凭着其出色的外表与高超的医术,震惊了所有科室。


  颜值与实力并存,那么升到主任之位就不是什么难题。


  在他正式成为主任医生之后的日子里,前往西医看病的妹子汉子们都较以往上升了百分之三百个点。


  男女通吃,老少皆宜,实在是可喜可贺。


  西医是忙的热火朝天起来了,可中医就像是后妈的孩子没人关注一般,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中医地负责人觉得这样不行,他们输给西医的原因就是少了个像蔡徐坤那样,既有实力又有颜值的主任。


  于是他们托很靠谱的老岳帮忙寻找个中医门面,老岳有些嘚瑟地回道不就是他自己嘛?在得到负责人的一个翻出天际的白眼后,他拉出了王子异。


  被拉出来凑数的王子异茫然地看着对他嘿嘿嘿傻笑的负责人与岳明辉。


  “你们要做什么?”


  王子异警惕地看着他们,虽然心里很慌,面上却不显,还是那幅淡然的模样。


  负责人边打量着王子异边摩挲起下巴。


  颜值没毛病,风格不一样受众面也不一样;声音没毛病,可以当CV;脸也没问题,毕竟中医届最帅,一打三不是问题。


  然后王子异莫名其妙地就升上了主任之位。


  王子异:……你们升职这么随便的嘛???


3.


  升迁之喜自然是要请客的。


  蔡徐坤和王子异在入院之时有过碰面,也算是点头之交。


  他们两升职的时间差不多,中西医又都是熟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蔡徐坤和王子异商量着,干脆一起请吃饭得了。


  于是当中西医的医生们踏进他们两人所定的饭店里时,心跟着颤抖了下。


  这满是大红色的地毯与摆设,甚至窗户上贴着的囍是怎么回事???


  老岳和卜凡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不成,他们两一手促成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被请来吃饭的人都到了,两位主角倒还没有到。


  卜凡给蔡徐坤打电话,对方的手机提示关机了,他便给岳明辉一个眼神,老岳了然地拨通了王子异的电话。


  铃声没响多久就被接通了。


  “你们怎么还没来?”,岳明辉问道。


  电话那头似乎还有别人的说话声,显得有些嘈杂,王子异回了句蔡徐坤还有台手术,忙完就去。


  岳明辉嗯了一声,叮嘱了句小心身子后就挂了电话。


  看着已经黑屏的屏幕,老岳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刚刚电话里的那个声音怎么那么像蔡徐坤?


  而且刚刚对方说的,好像是…慢一点?


  岳明辉神色复杂地看向卜凡,他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4.


  灵超是这个月刚进的OX医院,他的年纪还小,自然受着各位哥哥们的‘宠爱’。


  这日,蔡徐坤和王子异要请吃饭。


  中医部门的事情本来就没有西医部门的多,他便被木子洋派去西医观摩蔡徐坤的手术。


  听到可以观摩蔡徐坤的手术,灵超愣是激动的一夜没睡,第二天顶着青灰色的黑眼圈去了西医院。


  他按着洋哥所给的信息找到了蔡徐坤所在的手术室里,就在灵超按捺住自己亢奋的心情准备敲门时,里面忽然传来了对话声。


  “慢一点……”


  ……这是蔡徐坤地声音???


  灵超的手僵在了原地。


  “还疼么?”,里面又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声音还有点熟悉。


  灵超在心底纠结了好一会,事实上也就半秒钟的时间,他便收回手趴在门上,仔细地听着手术室内的动静。


  “是这里?”,那个熟悉地声音再次响起。


  蔡徐坤跟在后面接了声嗯,随后说再往下一点。


  “疼吗?”


  “就是有点酸。”


  “下次我轻一点。”


  ……


  等到蔡徐坤和王子异拉开手术室的门时,看到的便是涨红着脸站在门外的灵超。


  “灵超?”,蔡徐坤疑惑地皱起眉头,“木子洋不是让你来看手术么,怎么没来?”


  灵超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对着他们两人摆了摆手,什么话也没说地奔回到中医院的方向。


  居然是王子异!


  灵超边跑心里边想着,难怪他要和蔡徐坤一起请他们吃饭!太不仗义了,居然瞒着他们这么大的事!


  我要揭露这罪恶事件的面纱!


  蔡徐坤:……他怎么了?


  王子异:青春期吧,走,我们去吃饭。


  灵超:呵呵,成长只是瞬间事。


5.


  等到蔡徐坤和王子异赶到饭店时,发觉众人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怎么回事?蔡徐坤捣了下王子异的肩膀,小声地问了一句。


  王子异摇了摇头示意他也不清楚,随后拉出椅子坐在了蔡徐坤的身边。


  他听到了十分清晰地倒吸冷气的声音。


  都吃错药了么?


  蔡徐坤和王子异对视了一眼,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坐在餐桌上的每个人神色都这么的古怪。


  灵超和木子洋是最后入座的,按着不成文的规定,这两人是要赔酒的。


  灵超还小,自然不能喝酒,众人就将视线转到了木子洋的身上。


  木子洋大手一挥,拿着酒杯倒了满满一杯递到了蔡徐坤和王子异的跟前。


  “我觉得这一杯,还是你们俩喝比较合适。”


  蔡徐坤对着木子洋挑了下眉,“为什么?”


  他可不想沾上酒臭味。


  王子异倒是没有异议地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其余人纷纷鼓起了掌,这算是默认了吧!


  木子洋若有所思地看了王子异一眼。


  王子异光明正大地给蔡徐坤夹菜。


  这顿饭就沉浸在如此奇怪地氛围中结束了。


  等最后他们两人去结账时,西医的负责人跟着走了出来。蔡徐坤看着对方拉起王子异地手覆在自己的手背上,叮嘱了句你们要好好的。


  不就是当个主任医生么?怎么搞得跟托付终身大事似的。


  蔡徐坤不在意地点了点头,见王子异没有回应,他又偷偷地捣了下对方的肩膀。


  虽然只是下意识的提醒,可这番动作在西医负责人的眼里看来,就是明目张胆地秀恩爱了。


  西医负责人(压低声音):你们俩谁上?


  蔡徐坤(以为是下午的手术):子异啊。


  西医负责人:……


  中医负责人:我家猪居然拱了隔壁最水灵的大白菜?!


6.


  自从那顿饭以后,蔡徐坤就觉得有什么事情不一样了。


  每天吃饭的时候身边都跟着个人,动手术的时候对方也会有各样的理由凑在其中。


  分明在两个不同的部门,却整天形影不离。


  搞得跟热恋中的小情侣似的。


  不行,这个想法太可怕,蔡徐坤摇了摇头,试图将这个意念甩出脑外。


  而后他抱着材料去找朱正廷的时候,被对方打趣道有男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男朋友???


  蔡徐坤懵比地看着朱正廷。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男朋友了?


  “得了吧”,朱正廷笑眯眯地搭在蔡徐坤的肩上,“现在整个医院谁不知道你和王子异的事啊,竟然瞒了我们这么久,真是不道德啊?”


  蔡徐坤持续懵比着,他感觉自己有些听不懂朱正廷所说的话。


  他,和王子异,男朋友???


  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朱正廷便立刻收回手乖巧地站到一旁哈哈地尬笑着,蔡徐坤顺着他的眼神望去,王子异正站在办公室门口。


  朱正廷:“那啥,我还有点事要去找Justin,走啦拜拜!”


  这速度,比起当时卜凡端着他的茶杯离去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子异就这么可怕嘛?


  蔡徐坤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对方不是挺好看的嘛?这颜值,在OX医院里妥妥的保三争一啊。


  “刚刚木子洋给了我两张电影票,要去看么?”


  王子异拿着两张电影票问道。


  虽然再对方提及木子洋时心里有那么一丁点的不适,不过这正是自己喜欢喜欢的电影,不看白不看。


  蔡徐坤理直气壮地给自己找着理由,今天正好也没多少事,就提前下班吧。


  他换好衣服跟着王子异一起离开了医院,忽略了对方趁着他换衣服之际,定好的酒店消息。


  既然都是男朋友了,那么做些男朋友才能做的事情,也不为过吧?


7.


  第二天,蔡徐坤请了假。


  王子异抱着包喜糖到各个院室里发放。


  直到他走进了木子洋与灵超所在的办公室。


  “合作愉快。”


  王子异对着木子洋点了点头。


  “愉快。”


  木子洋看着一旁听不懂他俩对话的灵超,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有些事情,小孩子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

为你好(彦归正传)

码住!

大红袍不红:

心情很不好的时候写的……贝贝太瘦了qaq想来想去,想让小花疼他。(那个……题材敏感我不好意思发微博了超话宝宝们见谅qaq)
排雷:有点abo,有点r18,有点孕

https://shimo.im/docs/z1l5A40uncUyOAMv




小文包整理:http://jennifertaylor.lofter.com/post/1d30a4e8_12831ba4

今天不开文,先询问一下意见

就是这样的吧 之前要说写一个彦正的文 但是我第一次写文 也不知道好不好看 我就先把脑洞发出来 要是大家觉得可以我就写了 不好看我写还要大家来支持真的很不好意思 所以我先说脑洞再决定
先看看这个中二名字哦
Re:从零开始的脑世界生活
大概是根据有几个花仙子做梦得到了这个脑洞嘿嘿嘿
讲的是他们自己关于彦正的脑洞嘿嘿嘿
今天我要让蒸煮做梦!
半现实向 ooc

[彦归正传] 文章分類整理

我要存住慢慢看

孟宁溪Janey:

想要一隻貓:



lofter 真的太不好用了, 很多文章沉底了翻一天都翻不到
我慢慢再整理

#現實背景#
(已完結)




🍓斑马ᶘ ᵒᴥᵒᶅ : 保护色 (戒指梗)

憋说了: 老婆梗 未来可期梗 真的很委屈梗 栽哪梗 坐大腿梗 现实梗 奖励梗 甜甜的吵架梗 短短的亲猪梗 壁咚梗(上+下完结)
就高1cm!(一) (二)(三) (四)(五)(六)(七)(八)(九)(十)
青杳 : 偶练cp大型分手现场

寻柳【地咚组】双鱼座怎么谈恋爱
RuseJ : 请回答2018【果然line离厂纪实】
妮科能诗游冰霸【cp乱炖】当lxs们沉迷霸总言情小说
乔乔乔蓁仅仅靠接吻就能坠入爱河吗  向日葵与太阳
羊肉泡馍。:【彦正番外】别毕业




黄粱一梦: 我觉得,OXLXS,有问题 TA到底是谁?无人幸免于爱




Au!Nb两面派 假意

(聯文) 厂里厂外(6)(5)(4)(3)(2)(1)(番外2:流音附中的日子)




一口大白牙  <--- 大大太多文, 看專欄比較方便




(未完結)

🍓斑马ᶘ ᵒᴥᵒᶅ : 一点点勇气 (更至9) 1 2 3 4 5 6 7 8 9




🍓斑马ᶘ ᵒᴥᵒᶅ :当瘟疫蔓延时 1 2 




憋说了: 愚人節 (上) (中)




不二木木与不二花花 : 人间四月芳菲尽(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 (24)






#ABO#
青谷凉橘:【全员】大厂的奇怪信息素大全 (ABO向/多CP)
【偶练.全员ABO向】这鸡飞狗跳的日常 (一) (二)(三)(四)(五)(六)(七)

#AU#
乔乔乔蓁【彦归正传】向日葵与太阳
校園向
憋说了:平行(上)(中)(下)全





#古風#




🍓斑马ᶘ ᵒᴥᵒᶅ :小短篇:一块鲜花饼 (仙界)

#對話體/論壇體/知乎體#
🍓斑马ᶘ ᵒᴥᵒᶅ :(知乎体/朱星杰视角)知道自己的兄弟有了男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boom (知乎體)请接收一份来自锐哥的愤怒 1 2

乔乔乔蓁: 【彦归正传】【知乎体】熔炉爱情故事(一)






【彦归正传】向日葵与太阳

妈耶
再看一遍我又哭了

乔日天:







*短打小不知道啥


*提前纪念今天厂子倒闭👌


*对于成年人来说,百无一用是深情。














00.






太阳不知道向日葵心中的秘密,向日葵也不知道,太阳将去哪里。












01.








几个弟弟咔嚓咔嚓嚼着零食围在电脑前看某部现代穿越喜剧片的时候,朱正廷正絮絮叨叨着在阳台收衣服,扭头一看小孩们欢快的嚼着薯片饼干笑的前仰后合,明显就是一句没听进去的样子,无奈的甩了甩手里还未干透的牛仔裤。






这座城市的雨季在七月,草木的枝叶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于夸张的旺盛。






小区花池里红红粉粉的小花簇零零星星夹杂着几株向日葵,突兀着比旁边高了一截,这时候却被潇潇的冷雨打的抬不起头,打在人的心里也潮润润的。










“向日葵这寓意好,它象征着永远朝着太阳,阳光,浪漫。”




“不是,主要是能吃。”






电影里齐刘海马尾辫的女主角带着口音讲完台词,又引来观众席里的一声爆笑。






最小的弟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倒在别人身上还指着屏幕说好想吃葵花籽哦。






吃你妹。






朱正廷重新把裤子晾回衣架上,然后伸手关上了那扇正对着周彦辰家里的窗。












02.








周彦辰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朱正廷知道,周彦辰在家的时候,从来不会把房间的窗帘拉上。






他去哪儿了呢,是出差吗,还是旅行吗,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和谁一起呢。








雨下了三天,三天没有太阳。






他的生活还是那样,宿舍公司两点一线,跳舞练声培训,日复一日,闲时会给弟弟们做些东西吃,最小的弟弟去年生日送了他本菜谱,语重心长的拉着他的手要他好好学做菜,学做北方菜。






话语里的揶揄意味他不是听不出来,偷偷的喜欢周彦辰很久这件事情,黄明昊是知道的。












03.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人影幢幢中遇见他,就好像最入微细腻的感情陈列出来一样。






那其实不能算是一见钟情,只能说是好感罢了,你不得不承认很多人就是有见第一面就让人喜欢的魔力。






他笑起来真漂亮,他像太阳般明朗。








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像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夕阳晚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






周彦辰站在小区门口那个裹花头巾的卖水果大叔面前,摸了摸口袋应该是没找到钱,扭头对着旁边皮肤很白的很酷的男人笑得灿烂,那个比他矮了半头的男人付了钱,拎过水果毫不费力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两个人一眼可见的关系好的样子。








周彦辰这个人怎么说,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舒服,看他笑很舒服,整个人经脉都完全张开的舒服。






黄明昊哎了一声,捡起工作卡追上去还给他,小孩因为急还蹦出来几句韩语,周彦辰转身接过笑着说谢谢,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韩国人吗。






啊不是不是,我是中国人。






黄明昊忙摆手说不是,可周彦辰刚那句话是用韩语问的,两人就这个你是不是韩国人的话题居然还聊了起来,一会儿就把对方的家底套了精光。






其实想想,周彦辰跟公司的小孩好像都是这么莫名其妙的熟起来的,他这个人好像天生就有魔力让人不自觉想要接近,让人不自觉想要把跟他相处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的美好都印刻在脑子里,让人不自觉的就沉溺在他的温柔光芒里。










04.






朱正廷跟周彦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还是因为向日葵,去年的雨季来得晚,七月的花池还是姹紫嫣红蓬勃一片,难得的休息日几个小崽子全浪了出去,留一个年纪最大的忘带钥匙可怜兮兮在小区找地儿蹲着。






朱正廷蹲在花池子边上研究里边儿粉粉紫紫的小花儿,圆框眼镜快要从鼻尖滑下来,伸手去摸向日葵的时候自己还不小心抻掉了一边耳机。






完全没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彦辰坐到了他身边,还好心帮他扶了扶眼镜。






温暖的有些干燥的指尖轻柔滑过他的眉心,像是不小心触动了什么开关,周彦辰把手拿开的时候朱正廷竟然萌发了一种想抓住他手的冲动。










“向日葵接近太阳是种本能吗。”






朱正廷无意识的开口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扭头才发现他今天也和自己一样戴了副眼镜。






大概是没想到他突然文青,周彦辰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一副懵懂的样子。






“是...是吧?”






朱正廷看他这样没忍住笑了出来,周彦辰就跟他一起笑,朱正廷从花池边上下来,转过身挨着他坐下,递给他一边耳机问听歌吗。






朱正廷的歌单曾经不止一次被黄明昊无情嘲笑过,他总说哥你是真的年纪大了吗只有听这种甜不拉几的歌才能返老还童吗,当然无一例外每次都是被暴打一顿。






周彦辰听到耳机里混杂着电流声音传过来的花泽香菜的甜甜嗓音,一秒的诧异过后欣然接受,香菜的声音真甜啊,整个人的心情都明朗起来了。








不过奇怪的是,周彦辰觉得朱正廷听这样的歌居然完全不让人觉得突兀。








“你看小猪佩奇吗?”周彦辰突然很认真的看着他问,“感觉很适合你的样子。”






“适合我什么,幼稚吗?”朱正廷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幼稚好吗,我就是因为不幼稚才偷偷喜欢你嘞。








你以为谁愿意做你的向日葵吗白痴。












05.






自从那天黄明昊回来撞见他和周彦辰一起坐在花池子边上用同一副耳机听歌,就一直追着他逼问情感进展,朱正廷给他问到烦,一根油条敲在天灵盖上,小孩辛辛苦苦抓的头发又油亮了不少。






进什么展进展,成年人哪敢谈恋爱我的好弟弟。












06.






然后就果真没有进展。






周彦辰有时候会来他们宿舍,找范丞丞打球或者找丁泽仁练舞,找黄明昊看综艺或者是一起去便利店,周彦辰每次见到他都会笑,可是那样的笑好像跟对着其他人也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是一般熟悉的朋友之间的礼貌罢了。










07.






“你听过向日葵的传说吗?”






“古希腊神话中的水泽仙女克丽泰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但是高傲的神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伤心欲绝的克丽泰只能每天在她的水塘边仰望天空,凝视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从天空辗过,众神可怜她,就把她变做了一朵向日葵,






因为向日葵永远望着太阳的热度和光芒,至死方休。”






黄明昊果真一点也不会讲故事,朱正廷瘪瘪嘴,在沙发上躺的四仰八叉。






生活真累人啊。












08.






周彦辰果真没再回来。








不过严格意义上他应该算是回来过一次,朱正廷那时候一个人去老总办公室领批斗,周彦辰匆匆忙忙和小孩们道了别。






“哎彦辰哥,等正正哥回来我们一起吃个饭你再走吧!”






黄明昊千方百计想再留他一会儿,想着这样留下的遗憾会不会再轻一点。周彦辰愣了下,下意识往门的方向望了望,大概是意识到没那么容易把人等回来,可能也就顺便死了某条心。






“算了吧,还会见的。”












09.








你知道暗恋的滋味吗。






“就像是向日葵的传说一样,仙女因为爱上太阳神阿波罗而被贬为向日葵,放弃了自己原来的生活只为追随他的方向。”






“没那么惨吧,我也没放弃过原来的生活啊。”






朱正廷流着汗喘着气对着镜子抠动作,黄明昊刚才那段话说的口干舌燥,咕咚咕咚灌下大半瓶矿泉水,整个人重获新生一样舒坦的瘫在地上。






练习室的吊扇转的越来越慢,吱呀吱呀叫唤个不停,黄明昊盯着吊扇的扇叶看得入神,半晌轻轻叹了口气,突然显现出一种不像是他的温柔样子,










“二十二岁就不敢爱一个人,老了以后真的不会觉得遗憾吗。”






朱正廷有一瞬间的恍惚,但仔细想想周彦辰再温柔也不会讲出这样的话,同龄是他最自信的跟周彦辰的共通点,他们看过弟弟们没看过的动画片,知道九十年代的老剧老梗,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进化和变迁,






反正就是不一样,朱正廷在心里幼稚的想。






周彦辰肯定会懂他的,他们两个都是不会把喜欢的人拽进自己煎熬的人生里的,






那种人生充满遗憾的人。












10.






沉默的爱能有多长久呢。






向日葵围着太阳转,却从未像夸父那样放手去逐日,因为它知道,过度接近太阳,只会灼伤自己,向日葵也是会放弃太阳的,向日葵其实很胆小的,向日葵也许会有遗憾,但向日葵不会后悔。






那天晚上朱正廷洗完澡就瘫在床上睡的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恍恍惚惚记得自己做了个梦。






梦里他们还住在那个有大花池子的小区,花池子里有红红紫紫的小花簇,小区门口那个裹花头巾的卖水果大叔,敲西瓜的手法总是很独特。






那天下午夕阳露了半张脸,他拽着周彦辰去水果摊买了半个西瓜,周彦辰一手提着袋子一手帮他扶了扶眼镜,两个人顺着大门到花池子那条刚下过雨的小路慢慢的走,






他们并肩走了很久,






走亮了每一盏路灯,走完了整个泥泞青春。